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神爷心水论坛72888 > 正文
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桐华番外三
发布机构:本站原创    浏览次数:次 发布时间:2019-10-02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朋友给我联系了西部的一所学校,等接到通知,才发现学校是在陆励成的家乡。对于我这大城市里来的高材生,县里很重视,特地派车到机场来接我。熟悉的机场,熟悉的山道,却是不一样的我。记得上次来时我还是父母双全,只是失去了爱情。如今父母都已离我而去,爱情也不复还,只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。看着山脚下流淌的嘉陵江水,开车的李师傅突然对我说:“苏老师,第一次来吗?我们这里交通不方便,但是景致是不错的,现在脚底下流的就是嘉陵江。”“我知道,就是李白‘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’里的那条江。”“对对对,原来苏老师来过啊!”我抿嘴一笑,心里却想起了那个平时一脸严肃,却事事都能帮我安排妥当的人。陆励成不知道你现在还好吗?宋翊,你现在还好吗?

  学校的条件比我想象的要好,校长姓余,人很和蔼,笑起来眼睛弯弯的,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妈妈。支教的教师一般只教一年级的语文,余校长知道我的英语非常好以后,就跟我商量是不是能把五六年级的英文都交给我来上。

  第一天上课,上的是五年级的英文课。我早早的到了教室,怀着一颗忐忑的心看着学生陆陆续续地进了教室,孩子们阳光般的笑容温暖着我的心。“苏阿姨?!你怎么在这里?”“晶晶!”天呐!晶晶居然是我的学生。我赶紧把晶晶拉到一旁说:“晶晶,我在这里的事情你一定要保密,家里人谁也别告诉,特别是你的小叔,不能让他知道。如果你家里人知道了,那我就会离开这里不教你了。”“苏阿姨,你为什么不想让小叔他们知道?你跟他吵架了吗?”我一脸尴尬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,正在踌躇之间晶晶又开口了“苏阿姨,你的英文很好吗?”“很好啊!不相信你可以考考我。”“我相信你,我喜欢你做我的老师,我不会告诉小叔他们的。你放心!要不我们拉勾?”“好,拉勾!”

  晶晶真是个聪明的孩子,也很用功,她的英文进步的很快。别看她小,还真是个说到做到的孩子,我在这里快一年了,除了晶晶,陆励成家没人知道。又到过年的时候了,孩子们都放寒假了,只有我一个人留在了学校里。大年三十的中午,晶晶提着一个篮子来到学校,我突然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,陪我坐在花圃里一起把酒言欢的那个人。晶晶递给我一个儿童水壶,里面是高粱酒。晶晶抱歉的对我笑笑:“我没敢让奶奶知道,所以拿不到醪糟了,只给你偷了点高粱酒。”这已经很好了,我举杯对她一笑。“苏阿姨,今天不去我们家吃年夜饭吗?今年小叔没回家,奶奶有点伤心,但是她看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。”“谢谢你,晶晶。记住我们拉过勾的。千万别让你家里人知道。”“可是,苏阿姨。明年苗苗就会上一年级了。”“那你能不能说服他也保密呢?我想你有这个能力的。”“好吧,我会让他保密的。”

  晚上,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野地里风吹得凶,无视于人的苦痛,仿佛要把一切要全掏空。往事虽已尘封,然而那旧日烟花,恍如今夜霓虹。也许在某个时空,某一个陨落的梦,几世暗暗留在了心中。等一次心念转动,等一次情潮翻涌,隔世与你相逢。谁能够无动于衷,如那世世不变的苍穹……不想只怕是没有用,情潮若是翻涌,谁又能够从容,轻易放过爱的影踪。如波涛之汹涌,似冰雪之消融,心只顾暗自蠢动,而前世已远,来生仍未见,情若深又有谁顾得了痛……铃声依旧没变,可现在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只有一个。“苏蔓,我亲爱的妹妹。新年快乐!有没有想我?”“麻辣烫,我很想你。什么时候能来看我?”“我现在的治疗进度还不错,估计明年我就可以结束修炼出山来看你了。你那有没有帅气的小伙子,如果有记得给我留着……”

  一年的支教生涯,让我从原先的伤心中慢慢的沉静下来。对曾经关注了十年的宋翊,不再主动去探寻他的消息了。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时常会想起他和我在纽约的浪漫甜蜜,还有他让我梦醒那一刻的失望痛苦。渐渐的,我除了想起他,还会想起那个被我强行坐了对面椅子的人,那个不知道我是谁就借给我钱的人。那个陪我演戏陪我喝醉陪我抽烟的人,那个会烧一手好菜的人,那个带我到家,到他的秘密花园,并且在我遭遇到人生最大打击时,帮我安排好一切的人。我知道我不是他的什么大客户,他也实在不像是一个会对普通朋友那么用心的人。有时候,我不仅会问自己:陆励成,你对我到底算是怎么回事?

  一边喝着高粱酒,一边不由得哼了起来,野地里风吹得凶,无视于人的苦痛,仿佛要把一切要全掏空。往事虽已尘封,然而那旧日烟花,恍如今夜霓虹。也许在某个时空,某一个陨落的梦,几世暗暗留在了心中。…… 突然想起了他曾经说过这首歌版权是他的。在这新年的夜里,看着村子上空绽放的烟花,对着星空我举起酒杯,宋翊你还好吗?陆励成你还好吗?祝你们新年快乐!

  支教的第二年夏天,麻辣烫如她所说的来看我了。看到她的隐形眼镜,我有点心疼。但是看到她还是以前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,我又开心起来了。麻辣烫已经变回我以前所认识的那个生龙活虎的麻辣烫了!她还带来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,宋翊!我带他一起上山,他告诉我他爱我,天呐!他说他爱我,我的心如同灌满了蜜,眼睛亮如星子。我等待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他了。“我知道”我伸出手,握住了他的手。没想到,十二年后我还能握住我的梦。

  山下小学门前,陆励成居然也和麻辣烫站在一起。听着他笑着询问我们的婚期,听着宋翊说:“越快越好,免得夜长梦多,横生枝节!”横生枝节?会横生什么枝节?我忍不住去踩宋翊的脚。我把头靠在麻辣烫肩上,其实是想仔细看看那个说“恭喜二位!”的人脸上的笑容是真还是假?他的笑容那么真诚,居然看不出半点虚伪,难道他对我并没有什么?想到这里我的心居然有那么一点点难受。

  宋翊执意要我跟他一起立即回北京,我心里有那么一丝不快,因为我想把上半学期教完再走。虽然正好是在放暑假,到9月份开学,代课老师是能找到,但是要找个水平好一点的老师,肯定是有困难的,我教了孩子们,就该对他们负责,怎么能说走就走?但是宋翊就是不理解,不愿意,甚至自己跑去跟余校长谈,我不知道他跟校长说了什么,余校长居然答应让我走了。走的那天,好多孩子都来送我了。我心里很难过,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好老师,没有对他们负责到底。人群中我没看到晶晶,想起我们在她获得市一等奖时,曾约定一起为获得省一等奖,甚至全国一等奖一起努力,想到现在的离去就等于是我欺骗了她,让她失望了,想到她对我的守信,我的心更加绞痛起来。

  回到北京,宋翊说要给我一个惊喜。他带我来到我原来的房子楼下,带我上楼,打开了我原来的家门。房子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,就如同我昨天才离开一样。“宋翊,居然是你买下了我的房子!”我心里的感激难以用语言来表达,原来他的心底深处真的是深爱着我的。即使那时候他还是麻辣烫的男友。如果不是爱,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能让他帮我买下这个房子,也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能让他保存的这样完好。我说不出任何话,唯有走到他身边,紧紧的抱着他,他一言不发,微笑着紧紧的拥着我。宋翊说,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,所以接下来的日子,就是见他父母,赶紧将婚期敲定。知道要去他父母家,我有说不出的紧张。那天我穿上了麻辣烫特地帮我挑选的深紫色的香奈儿套装,还让她特地找了个化妆师,帮我化了淡妆。宋翊来接我,看见我时说:“蔓蔓,你真美!”哼,看来人还是要衣装才行啊!

  宋翊家的条件非常好,他的爸爸妈妈都是退休公务员,他们对我很客气,但是我却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他们看起来很亲切,却带着疏离的审视,特别是他的妈妈,好像要看仔细像我这样一个长相家世都很平凡的女孩,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才勾引到了他们如此优秀的儿子想娶我一样。在那样略带怨念的强大的气场下,我自然是连大气也不敢出的,还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言行举止,生怕哪里做得不得体。整个晚上,我的神经都高度紧张着。终于等到可以告别离去的时候了,当大门在我身后关上的一刹那,我浑身居然有要虚脱的感觉。宋翊一句话也没有说,只是紧紧地抱着我,把我送回了家。回到家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,心里不仅想起了另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,虽然我听不懂她讲的是什么,但是她对我的喜爱,我全部都能感受得到。

  我能隐隐感受到宋翊的父母对我好像并不那么满意,我提出想缓一缓我们的婚礼,因为死去的妈妈曾经对我说过,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。但是宋翊说他是他,他父母是他父母,让我别那么在意。在他的坚持下,我们还是开始筹备起婚礼了。我和宋翊忙着拍婚纱照,订酒席,印请柬。那天我到MG去送请柬,Peter,Karen,Young,Helen的请柬我都亲手交到了他们手上,陆励成他不在,我心里有些许怅然,Helen说他的请柬交给她就行了。临走的时候,Helen特意送我下楼。她跟我说她最近一直在一个论坛上追一个连载的帖子,非常有趣。还说那个连载我也肯定会喜欢,还说今天下午她就会把那个帖子的链接发到我邮箱里,大有等我看完,我们得一起好好讨论讨论的意思。不禁让我想起那时我们两个人每天工作忙得要死,还边追《步步惊心》边讨论的情形。我点着的头答应她我一定看,收到她链接就看,她才放心的转身离去。

  *讲他为了忘记那个女人,特意派她到国外。可是,刻意尝试的新生活终没成功,反倒让他左右为难,不知该如何开口拒绝另一个女子,幸亏对方先开了口。

  *听闻她没有来上班,他为了去看她,临时中段会议,可实际上他只是在她家楼下,坐在车里,看着另一个人送她去医院。

  *他半有意、半顺势地让她和他一块儿回家,她答应了,他却紧张了,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,问我和女子出行该注意什么。

  *他为了接近她,很幼稚地给自己创造机会,周末大清早的打电话求我帮他去买急救箱,赶紧偷偷放到他家中,只为了有一段独处的时光。

  这个帖子记录着他两年来的寻找和等待。帖子的最后是这样写的:“我想这个帖子已经走到结尾,因为结局不如我意。本来不想再写,可大家和我一起在这个帖子里相伴了两年,我想我有义务告诉大家结局——他今天收到了那个女人的喜帖,很可惜,新郎不是他。”

  花了大半夜看完整个帖子,我怔住了,这个帖子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Helen写的,她记录的我跟陆励成之间发生的事情的。往事如电影般萦绕在我心头,我昏迷是隐约看到的‘牧马人’,才明白为什么他连回家的路也会开错,还有堪称奢华的急救箱。我的心迷茫了起来,陆励成,难道你在暗恋我?跟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是又痴又傻又疯,还没气质没风度。你还知道我深爱的是宋翊,那你为什么还会爱上我?

  在电脑旁枯坐到天大亮才回过神来,看着自己的小房子,想到当年在我最需要的钱的时候,是宋翊偷偷将我的房子买下来,还保护的那么好。心里对自己说,我不能辜负他的爱,更不能辜负自己十二年的梦想。

  虽然一夜没睡,但是我一点也不累。起身洗了个澡,打算出去买点菜,晚上叫宋翊来家吃饭。路过家旁边的中介,迎面走来一个人“苏小姐?苏小姐是你吗?那套房子原来是你重新买回来了。那就难怪了,我想那么离谱的高价怎么也会有人接受的,不过买家是你苏小姐就可以理解了,毕竟那里承载着你很多珍贵的记忆,那多花点钱,也是值得的。”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“哦,苏小姐,你不记得了吗?我就是两年前帮你卖房子的那个中介呀!两年前你的房子卖掉了,前不久你的房子以高出市场价很多的价格又转了一次手,原来是苏小姐你自己买回来住了,苏小姐这次应该是长住不会再卖房子了吧!如果想换大房子,记得找我哦。”这下我彻底傻了,难道两年前不是宋翊买的?那会是谁呢?为什么宋翊不肯告诉我实话?我要的爱,那真正的爱情,那没有猜测、没有忌讳,可以不置一言,就安稳、快乐、平静的爱情难道也要有隐瞒才能得到了吗?我又想起了宋翊的那句横生枝节,以及回北京后急不可待的准备婚礼。他到底在害怕什么?想逃避什么?掏出电话打给宋翊,叫他立刻赶到我家来。宋翊说他正在跟人定婚礼现场的布置,能不能讨论好再回来。我对着电话大吼,“不行,你立刻给我回来!三十分钟见不到你,我就永远不想见你了!”不到三十分钟宋翊就进门了,他的脸色很不好看,可是他看到我的脸色也不好,就走过来轻轻地把我拥进怀里问:“蔓蔓,你怎么了?今天怎么那么不讲道理?”我不讲道理?我只是要你快点回来就变成我不讲道理了?我轻轻把他推开,看着他的眼睛问:“宋翊,你是什么时候把我这套房子买下来的?你说你怕横生枝节是什么意思?你到底为什么那么急着要结婚?”他镇静的看着我:“你都知道了?你是不是见过陆励成了?那你现在还决定跟我结婚吗?”我吃惊的看着他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“蔓蔓,经过那么多事以后,你觉得你对我的爱还像当年一样的坚定吗?我了解陆励成,像他那样的人,如果没有爱上你,是绝对不会那么多管闲事的。而你的心,已经在被我伤害后不知不觉的向他倾斜了。只是你自己没意识到而已。也许我真的只是你的一个梦,尽管我不想承认,但是真正能带给你幸福的会是他而不是我。看着你在我家里战战兢兢的样子,我就知道你不属于我。蔓蔓,现在我是爱你的,你也觉得你是爱我的。我在你眼中是那么完美,所以跟你在一起时,我也得不断的提醒自己,我只能给你看到我最好的一面,但是人不能一直绷着生活在一起,一直绷着的我总有一天会崩溃的。你想想如果让你整天跟我爸妈生活在一起,对你来说是不是一种痛苦?蔓蔓,去找陆励成吧!你在他面前是最放松最自然的,说明你心里有他,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!蔓蔓,我们的婚礼取消了,请你遵从自己的心,去找寻自己真正的幸福吧!”说完他转身离去了。

 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,我的心一团乱麻,不知不觉间夜幕已经降临到了这个城市,我不知道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?是去追宋翊还是去找陆励成?突然间我无比怀念乡村小学的天空和孩子们的笑脸,我掏出电话拨通了余校长的电话。当我再次出站在讲台前,看着孩子们的笑脸,看着晶晶闪亮的含着惊喜的眼睛。我知道我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。

  转眼又到了寒假,快过年了。大年三十的中午,我不知道在期待什么,是晶晶的酒菜还是……。用手机大声播放起那首歌野地里风吹得凶,无视于人的苦痛,仿佛要把一切要全掏空。往事虽已尘封,然而那旧日烟花,恍如今夜霓虹。也许在某个时空,某一个陨落的梦,几世暗暗留在了心中……。“这首歌可是我的版权,你听的时候有没有像当年承诺的那样想起我?”听到声音,我看到了那张我总是忍不住就会想起的脸,眼泪瞬间充满了我的眼眶。他走过来,放下篮子,把我拥进怀里“蔓蔓,晚上跟我回家吃饭吧!家里都等着你呢!” “傻瓜,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?难道你不怕我又走掉了吗?”“因为我听Helen说宋翊取消婚礼,而不久涛子又给我来了电话说你又回村里教书了。我不想那个时候就来找你,我想你需要时间独自考虑,想要你看清楚你自己的心再做决定,我不想给你任何压力。蔓蔓我爱你,但我更愿意看到你幸福。如果你依然选择了宋翊,我想我还是会保持沉默,送上我真心的祝福的。”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asiapkr9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